麵屋緣:魚高湯豚骨湯麵





















20160920 麵屋緣 19:05
魚高湯豚骨湯麵 260 叉燒飯 100
不用排隊 人不多 後來陸續來了很多客人

沒有奪目高調的視覺形象,建築擺設也相當極簡,是間具有「佗寂」之美的拉麵店。日本師傅與台灣幫手的工作速度與姿態不慌不忙,不互相大小聲,當然也不怎麼跟客人寒暄。像那種「加麵不要客氣」、「太鹹可以加湯,不要忍耐」之類的關心(話術)在這邊不會發生,更不會有快要騷聲的熱血歡迎,以及企圖表現「職人精神」和「優良傳統」的看板與標語。

豚骨魚介湯麵和魚高湯豚骨湯麵是同樣內容,只是前者較濃,後者較淡。這次選後者,因為吃了好幾次都沒試過淡味。我覺得這種分法還不錯,等於濃淡定番,直接亮出來讓你選,其他店家多是由消費者或工作人員提醒、詢問。苜蓿芽和蘆筍應是這裡的招牌配料,拉麵則是全麥麵(冷麵則有柚子麵可選),吃起來完全不會有負擔,蔥的分量也很剛好。重點是,兩片叉燒不算小,而且很厚,咬起來非常帶勁。

吃拉麵很少配叉燒飯,第一次點叉燒是在蘭丸,鹹、油,還加上美乃滋,光看血管就爆了一半。緣的飯使用十穀米,並且特別與碎肉和醬油攪拌均勻(非常適量,不會吃到最後,碗裡還有醬料),只在上頭擺上兩片叉燒、苜蓿芽和蔥花,稍微把這些撥開,便可大口扒飯,無需特別攪拌。米粒特香,不用加其他油味或奶味重的醬料來調味。




其他擺設如照片,小茶壺,還有四罐調味粉,湯匙都很迷你,細緻的器物讓我們手腳也跟著謹慎起來。四小罐的調味粉分別是:前左辣椒粉,前右山椒粉,後左柴魚粉,後右咖哩粉。這次全部都分別加一點,山椒粉的味道很獨特,我是問日本老闆才知道的。茶壺中的是涼茶,而非一般店家常見的冰水,我想大概是吃他們家的麵,真的不需要一直灌冰水。

總之,在這邊用餐很舒服,建築、器具、煮麵師傅的儀態,拉麵擺盤與配料,整體合而為一的美感,大大增進了食慾,但又不誘以重口味讓你成為餓鬼,回家狂灌開水。麵屋緣,可說是台北僅見氣氛好但又實在的日本料理店(是的,已經不只是所謂的拉麵店了)。價格雖高,但不額外收服務費,乾脆俐落。這已是我的第四訪,誠心推薦。

Posted in | Leave a comment

月薪沒有四萬元,不要參加「哪一種」品酒會?



近來兩篇討論品酒會的文章,引起部分相關人士注意。一篇是謝瑞珊的〈月薪不到4萬,到處參加品酒會、跟人裝熟……你身邊有這種「窮忙族」嗎?〉,下稱「謝文」;另一篇是黃郁棋的〈薪水沒4萬不該參加品酒會、跟人裝熟?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〉,下稱「黃文」。從標題可以看出,後文對前文有所批駁。不過,儘管兩文立場相對,卻都未觸及問題核心。

仔細閱讀,謝文所謂的「品酒會」其實只是一個象徵,因此可以代換成任何作者心目中的高檔活動,未必要與酒有關。此文目的,是討論「人資培養」的問題。簡單來說:有甚麼本錢,做甚麼事,在一定的能力範圍內,培養自己。既然品酒會只是一個「替身」,作者當然不需要深入了解品酒會。然而,在酒業人員和品飲愛好者眼中,這就觸及了敏感神經:品酒會可不是你說的那麼膚淺,品酒有許多細節,是一門藝術!這也正是黃文企圖表達的內容。

無論謝文「勸退」低薪者參加品酒會的口吻多麼令人生厭,高階品酒會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參與的,這點應是酒業人員自己也不會否認的。謝文非常清楚,這裡存在一個社會階級的問題,但也因為過度強調這點,抹煞了人們追求品飲藝術的可能,進而傷害到相關業者的利益。然而,相比之下,黃文也顯得過於天真了。品飲,當然是一門藝術,當然有許多「美嘎」,但以「儘管去吧,開心最重要」作結,未免讓人懷疑作者是否財力雄厚,或者,其實真正不懂品酒會型態的,反而是作者自己。

真正的問題是:如何在社會階級存在的現實中,追求力所能及的品飲藝術,而不是一方面無視經濟門檻(黃文),另一方面無視品酒會內涵(謝文)。品酒會不是只有一種形態、一種價位,但上述兩篇文章卻似乎沒有說明這點。因此,我們要問的是:月薪沒有四萬元,不要參加「哪一種」品酒會?或者,月薪只有兩萬出頭,可能參加「哪一種」品酒會? 

首先,近年來,台灣幾乎每年都有酒展,門票多半在五百元以內,而仔細關注各大代理商的資訊平台,拿到免費入場券並不困難。在現場,我們可以看到許多為酒而生、為酒而茫的孤魂野鬼(一群喝完後步伐不太穩的人),因為一到攤位前,只要你能喝,幾乎能免費無限暢喝。這個一年一度的「(酒)鬼門開」,是認識各種酒、數家代理商的好時機,你會遇到彼此相熟的酒友、笑容滿面為你斟酒的美女、認真中帶些憂慮的代理商們,還有為你解說的專業品酒人士。只要你不是嚴格意義的「身無分文」,就能在此犒賞自己的味蕾、獲取大量酒類知識、認識新朋友。「窮茫」是真的,「窮忙」倒不會,謝文的內容在此不成立。

其次,如果覺得酒展不是你心目中那種「奢華的饗宴」,關注各大代理商、經銷商的資訊平台,也能注意到不同主題、酒造/莊和酒款的專場品酒會或發表會。僅就台北而言,現在已有不少類似聚會,價格多半在一兩千元以內(當然,得視進貨成本而定)。或許你無法無限暢飲,但按照一般人的酒量來說,不至於無法滿足。不僅如此,在兩個小時內,聽專人或酒造/莊主人講解、仔細品飲市面上少見的酒款、與其他來賓交換心得,其實收穫頗豐,絕對勝過「大亂鬥」式的酒展,超越在家獨酌的鬱悶。收入不到四萬元者,如果想認真瞭解品飲藝術,拓展人際關係,那麼自我確立一個目標,平時稍微節省一點,這條路未必不可行。

第三,真正高檔的品酒會,已經不是品酒會,而是餐酒會。就像許多頂級的藝術一樣,花費更多功夫、價值和價格更高的,是跨領域的融合與享受。不少品飲都強調搭餐,據說能更加襯托出酒質的美味,以及總體嗅味覺的豐富性、層次感。然而,這些餐酒會動輒三五千元起跳,絕非平日一兩百元打發一餐的工薪階級承受得起。此外,這類聚會有時更是非公開的,僅限不在意價格的前端消費者、與主辦人熟識者、資格審核通過者。甚至連主辦人也都承認,自己「沒事」是不可能進入這種場合的(意思是,作為一般消費者而非主辦方)。就此而言,黃文的論述實在太過簡單,因為走到這一步,我們終於見識到特定階級獨有的品味,領悟到頂尖藝術並非人人能夠接近的事實。即便月入四萬元,只要是領死薪水的,恐怕無法「儘管去吧,開心最重要」,而是必須事前須經過一番掙扎、仔細估量自己荷包。謝文設定的象徵性品酒會應該更接近這種形象。

藝術與現實之間的拉鋸永遠存在,不忽視任何一方,才能既觀察到產業動態與社會現實,又能持續享受品飲本身的樂趣。消費者有不同的收入層級,代理商也應該針對他們設定不同價位的酒款與活動。只鎖定在高端消費群,談不上教育推廣;只鎖定在普羅大眾,談不上深度品味。兼顧兩者,才能在營利的同時,讓更多人認識我們心中喜愛的酒款或酒造/莊。而這前提是,我們要先認識到品酒會從來不是鐵板一塊的活動。

Posted in | Leave a comment

興趣是剩餘

人家說,追求業餘的興趣與嗜好,可以遇到四面八方的朋友;由於非正業,大家沒有利害關係,相處得比較自在,甚至能更交心。看起來是這樣,進一步深入,卻又不盡然。

正業的收入,殘酷地決定了興趣的類型,以及追求該興趣的能力與限度。於是你發現,所謂的「四面八方」,實際上不包括無業者、22K者、事業失敗者、人生失足者、以及各種政治不正確者,反而更多來自醫界、法界、金融業、珠寶奢侈品界。說是四面八方,也沒錯,但社會階級卻屬同一,無怪乎「沒有利害關係」,反而能互相牽成。

美好的事物,並不是人人值得享有,並不如傳媒口中說的廣告台詞那般簡單。當大家能夠放膽追求所好時,你卻止步不前,於是被認為不夠「力挺」;久而久之,對原有興趣的審美能力也在逐步下降。於是,你既失了道德,又失了美學。你的興趣,會跟你細緻地講述各種道德與美學,但不會跟你講的是,在具有這些道德與美學之前,你需要那些前提,怎麼樣滿足那些前提。

努力為所好找尋一份收入更好的正業吧,在這個消費主義時代。

Posted in , | Leave a comment

冷靜一點,不要太嗨

唐鳳(唐宗漢)成為政委一事,大家瘋狂討論。然而,此事只有一個重點:不論其學歷、性別、智商與能力如何與眾不同,政委始終是一個象徵性位置。因此,此事的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。

很多人都說,政治是一時的,人才是永遠的。很可惜,事實正好相反,人才是一時的,政治是永遠的。人有新有舊、會來會走,政治卻不會結束。政治這件事,比蟑螂在地球上的時間短沒錯,但無疑比你祖宗十八代在地球上的時間長。所以,請問唐鳳再怎麼優秀,有厲害過任命他的人或黨嗎?這事就好像,我老婆再怎麼美麗、溫柔、能幹、受人關注,那又如何?娶她的不是別人,仍然是我,懂?

與其關注人,不如關注這個人(將要赴任)的位置。我們只會再一次見證不管是天才還是地才,在政治與社會結構中,都將無所遁逃的事實。台灣人有一個非常虐的嗜好,就是找出一個特異的人,然後毀了他,看他出糗。假設政委一職真有甚麼實質意義的話,我們等著看下去,一個特別的能人,會如何被糟蹋、玩弄、看笑話。

Posted in , , | Leave a comment

麵屋壹の穴:醬油拉麵



壹之穴 20160823 13:00 左右
醬油拉麵 99元 直接吧檯入座

之前吃過沾面,在剛開幕兩個禮拜左右。那時沾醬沒甚麼魚味,後來聽說改了,但就沒時間再吃。現在天氣熱,當然是吃醬油拉麵。99 元竟然那麼划算:肉好大一塊,海苔、魚板、不少蔥,看到上桌時,真是滿心歡喜啊。不過喝了一口湯後,覺得湯體太薄,沒有醬油味,柴魚味倒是很明顯。吃到一半,發現旁邊客人要求加鹹,我也跟進。請老闆加了醬油調味料之後,味道剛好,鹹香皆有,湯體厚實了不少。麵據說還有另一種,我今天只是吃了其中一種,下回說不定會換(?)。我覺得目前的也不差就是了。

結帳時,跟老闆說,加鹹之後,味道就很剛好了,很好吃。老闆說,怕客人太鹹,湯先暫訂這樣,之後若再來吃,點餐時直接說要加鹹一點就好。我隨口說了,對呀,其實鹹一點反而只是剛好,至少不會像鷹流那麼誇張,老闆笑說,不會啦。還說下次我來大概就記得我了,怎麼那麼會做生意!上次是 12 點多來吃,人很多,沒法和老闆聊到天,店內也很手忙腳亂。就像小泉同學說的,吃麵最好要一個人,不過我想,最好也趁店內人少的時候吃最舒服。

Posted in | Leave a comment